《汉匈风云》小说简介_汉匈风云小说情节介绍

汉匈风云简介

《汉匈风云》是江南思雨A首发的奇幻玄幻, 江南思雨A的小说汉匈风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汉匈漠北大战之后,汉方想趁热打铁彻底灭了匈奴,而匈方又如何艰难图存,于是汉匈双方两边将领为此斗智斗勇,并不惧身死。

作 者:江南思雨A

更新时间:2022/05/10 14:24

最新章节:第一章马踏匈奴1

汉匈风云小说内容预览

广袤的漠北草原,既从这个星球上有了生物,它便以亘古不变的耐心静静地躺卧在阴山山脉与蒙古高原的中间地带,因夹在两大高地之间,自古便是洪水的走廊,虽说北方雨水稀少,可真要发起水来,那场面也是惊人,何况还有两大高地的雨水都汇聚于此,因此一旦下起雨来,也很容易形成暴洪,洪水夹带着泥沙一路向东滚滚而下,山下的低洼地带更是洪水发泄的场所,不仅肆意地破坏着植被冲毁着泥土,更有着惊人的力量将河床里面的泥沙都一并带走。不过毕竟雨水稀少,这样的场景一年也难得见上一回,更多的时候则是光秃荒凉的地表以及遍地的石块,这便是戈壁滩,在它的北边便是大漠,走过戈壁与大漠便是所谓的漠北草原,因与大漠相连谈不上水草丰美。不过,却是北方游牧民族自古以来赖以生存的根本。

此刻汉军统帅卫青正率领着数万大汉骑兵,刚刚通过戈壁与大漠站立在一块草原与大漠的接壤地带。因之前卫青的六击匈奴以及后起之秀霍去病的西击河西,早给匈奴致命打击,致使匈奴早已无法在漠南立足,于是接受谋臣赵信的建议退居漠北,妄想以广阔的大漠阻滞汉军强大的攻势,以便艰难图存。不想大汉皇帝刘彻偏不给匈奴喘息的机会,一听说匈奴单于伊稚斜已率部去了漠北,心中便又有了痛打落水狗的想法,当即又从各地征调了十多万的骑兵和十多万民夫,以及数十万马匹,分别由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统领,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再次发动了讨伐匈奴的战争。消息传到匈奴王庭早令匈奴上下一片恐慌,伊稚斜除了让老幼带着牲畜迁往更荒凉的北方外,自己则带着仅有的数万骑兵南下,妄想在汉军走出沙漠疲惫不堪之时给予迎头痛击。

本来刘彻布置的是让卫青前去攻击匈奴王庭,霍去病迎战由伊稚斜率领的匈奴主力兵团, 不想因卫青声名在外,伊稚斜早率部直奔卫青而来,于是将错就错,由卫青迎战匈奴主力兵团,而霍去病则率部前去攻击匈奴王庭。两军早已约定,待卫青与伊稚斜鏖战之际,霍去病再率部向匈奴王庭发起攻击,令伊稚斜无法照应周全。

卫青向来用兵如神,对伊稚斜的图谋又如何不察?为防止汉军一走出沙漠便与伊稚斜短兵相接,在没进入大漠之前,卫青早派出数支探马前去侦察,也因此卫青对伊稚斜的图谋早了如指掌,当即分出数支骑兵分别由军中骁将率领,绕道前往伊稚斜的左右及后方,准备给伊稚斜来个瓮中捉鳖,自己则率领着中军索兴在大漠中滞留了数日。此刻估摸着自己的数支大军都该到了指定的位置,这才指挥着大军越过大漠,为预防伊稚斜突然袭击,在大军一走出大漠,卫青便让大军结阵以待。

此时卫青骑在马上,正立在一处沙丘上,两眼正锐利地望着北方,眼前的旷野几乎是无边无际,一眼都望不到尽头。然后便见远方的地平线上那一抹扬起的尘土,之后便见那烟尘滚滚,越滚越大,就像汹涌澎湃的惊涛骇浪铺天盖地,更像风卷残云排山倒海,战马嘶呜,军旗猎猎,那奔腾的战马,威武的士卒的身影便越来越清淅,只见无数的士卒高举着战刀,催着胯下的战马,杀气腾腾,狂奔而至。

卫青冷冷地看了一眼对面黑压压的匈奴野战兵团,对身旁的传令兵道:“去告诉骠骑大将军霍去病,就说我部已对匈奴主力兵团形成战略包围,战斗即将打响,让他立即率部袭击匈奴王庭,力争与我部给予匈奴毁灭性打击,毕其功于一役!”

“诺。”那传令兵答应一声,拨转马头急驶而去。

然后卫青再次神情肃穆地打量着对面的匈奴骑兵,并慢慢地拨出腰间长剑,然后举向半空。

说实话,伊稚斜的想法本也不错,那怕卫青做出了万全的准备,他也可以杀卫青一个措手不及,在卫青军团还没走出沙漠之际,便给予迎头痛击,这就是兵法上的半渡而击之,然后一有胜果便见好就收,那怕卫青真的用兵如神,只怕拿他伊稚斜也没一点办法。

只是伊稚斜太小心了,或者说是他太贪心了,为了重创卫青兵团不至于让卫青过早发现自己的战略意图,在卫青的前哨一走出沙漠的时候,伊稚斜并没有对卫青兵团立即发动攻击。却没有想到卫青用兵久矣,待他的前哨一走出大漠,他便让自己的部队结阵以待,以便掩护后面的大军安全地走出大漠,现在战场上的形势早已易位,本来是伊稚斜以逸待劳,准备给予卫青的疲劳之师迎头痛击,现在反变成了卫青结阵以待,而伊稚斜反成了进攻的一方。

一见卫青军团严阵以待,正在奔跑中的伊稚斜忽然一提战马缰绳,并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于是急速运动中的匈奴骑兵突然都停止了奔跑,都在驻马观望对面的卫青兵团。只是对面的卫青兵团早有士卒竖起数道盾牌,将整个大军都挡在了后面,完全变成了铜墙铁壁,不易攻破了。

伊稚斜这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原来早失了先机,只是现在悔之晚矣,更让伊稚斜犯难的是现在攻也不是,退也不是。然后就在伊稚斜迟疑不决之时,卫青先前派出的数支骑兵早从匈奴兵团的左右及后方杀将过来,尘土飞扬,杀声阵阵,早不知来了多少兵力。匈奴军中不禁一阵骚动,更令伊稚斜怒火中烧,早怒声道:“所有儿郎都给我向前冲,此役务必击杀卫青兵团,消除我匈奴后患。”

只是还没待伊稚斜扬起战刀,对面的卫青兵团早发动了攻击,本来护卫在前面的盾牌兵早退到了后面,代之的便是主力骑兵向前快速地奔跑,马上的士卒都在弯弓搭箭,空中顿时箭矢如雨,正在驻马观望的匈奴骑兵因猝不及防,早从马上摔下了不少,战马也因为受伤在阵中乱跑,匈奴军一时阵前大乱。

伊稚斜连忙高声喝止,并让众将奋勇向前,这才好不容易制止了混乱,只是大汉的卫青兵团也已杀至跟前,眼见着卫青在远处从容指挥,伊稚斜早愤怒异常,高叫一声:“卫青,我与你拚了!”当即高举着战刀带头冲了过去,伊稚斜身边的将士也不甘落后都不住地催马上前,眼见着两军又要绞在一起。

但就在这时,伊稚斜身前的大汉骑兵忽向边上急退,于是在这片广阔地战场上竟忽然出现非常奇怪地一幕,卫青身前的士卒在眼看着主帅就要陷落的时候,竟没有一个将士拚命上前,竟几乎都在向边上逃离!这是非常令人难以自信的,尤其当前形势对卫青还非常有利的情况下,这更是让人难以理解的。

伊稚斜忽感到一阵不安,当他再次细看立在不远处卫青的时候,于是他看到了此生最不想看到的东西。卫青身前早护卫着几道坚强的箭阵!那些士卒跟前都放着一件不知什么玩艺的兵器,然后就听卫青一声断喝:“放!”顿见无数的箭矢从那件兵器中发出,带着尖锐的呼啸遮天盖地暴射而至。

毫无心理准备的匈奴骑兵早被这密集的箭雨吓傻了,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射成了刺猬,一头从马上裁了下去。饶是伊稚斜反应敏捷,早将手足战刀舞成一轮明月护着全身要害及胯下坐骑,还是中了两箭。只是还没待伊稚斜从极度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紧跟着又是第二阵第三阵第四阵密集的箭雨急射而至,伊稚斜便再也难以护得周全,先是胯下坐骑中箭倒地,让伊稚斜猝不及防摔落马下,露出全身要害,于是在又一阵箭雨中,伊稚斜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匈奴统帅终也像他的那些勇敢的士卒一样也变成了刺猬再也难以幸免而一命呜呼了。

在伊稚斜身处险境的时候,那个伊稚斜最得力的手下自次王赵信曾不住地催促那些士卒上前去护卫他们的大单于,只是那些匈奴骑兵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都呆呆地立在那里,谁都不愿催马上前,任凭他们的大单于在那里徒劳地挣扎,以至最后也变成了刺猬,然后那些骑兵都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那就是拨转马头,向后奔跑,于是曾号称天下雄兵的匈奴铁骑再次失去了斗志,开始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在溃败。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