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岳》小说简介_海岳小说情节介绍

海岳简介

《海岳》是紫旸首发的奇幻玄幻, 紫旸的小说海岳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你该走了。"“不。”“不走,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知道。”“那是你毕生的心愿。”“是,不重要了。”被欲望引入仇恨的轮回,当愿望与信念冲突之时,人又会如何选择。

作 者:紫旸

更新时间:2022/06/27 20:01

最新章节:第一章 九月

海岳小说内容预览

宁国,武靖十二年二月,废太子赵崇于宫中无故暴毙。武靖帝大怒,令宇卫携三司府彻查此案。

三月无果,前太子侍读巡城御史沈伯仁受牵连,罢黜流至辽州诸余。

九月的辽州时常被细雨造访,雨滴拍打着秋染的树叶,虽然只是微微泛黄,却也都顺势飘落,秋风一吹便卷起整座辽州的寒意。

诸余,是位于辽州极北的一座小城。虽然地处宁国与云国的边界,但因为周围地势复杂,山脉众多,且并无很多可利用的资源,战略意义趋近于无。所以,即便是两国开战之时,云国也从未专门派兵来进攻过诸余。

武靖十二年九月廿八,正午三刻刚过,整个诸余城的大街小巷便已见不到丝毫的人影。作为宁国最为边缘的城池之一,因为某些原因,地方官府的管控力度并非很强。所以能明面上在诸余呼风唤雨的是当地的两大帮派,白沙帮与虎威帮。两帮因城北一条老街的权利划分问题产生了矛盾,定在了今天在城里决斗。

“帮主,整个南城的街道都清空了。平安街目标周围十二户人家,也全部都请去帮里暂休,现在整条街道都在帮里兄弟的控制下。”虎威帮帮主胡猛站在平安街的入口听着手下小弟的汇报。虽然名字和帮派都用猛虎来命名,但胡猛本人却十分清瘦,容貌更是谈不上有多凶猛,相反倒是有几分阴鸷。

“告诉成无命,就算今天真舍了性命也要给我死拖白沙帮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内我不希望在平安街看到任何白沙帮的人,尤其是余水!”胡猛右手狠狠地压握着刀柄,皱着眉头看着平安街内,对手下下令。

“遵命!”手下人得令,飞身向城中心赶去。

胡猛缓步走入平安街,虽然时间颇为紧迫,但他还是想再思考一下,这也是他做事的习惯。事前要多加思考,一旦行动开始便绝对不允许出现迟疑,而现在还来得及。

诸余城的帮派每隔十几年便会大变样,在一个资源匮乏的边陲地区,留不住先天武者,很难谈什么传承,谁的实力强谁就是帮主。等到帮主实力的巅峰期一过,很快就会有后来者把他踹下去。体面点的,便会主动退位,不体面的,难免落得一个不得善终,帮主换了又换,帮派也是改了又改。

这不是胡猛想要的结局,胡猛今年三十四岁,后天明神的修为,此时正是实力的巅峰期。但对权利的掌控欲让他迫切的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个帮主他想一直做下去。于是从他创立虎威帮之始便加大了对诸余官府人员的打点,从前帮派与官府的利益是五五分账,但胡猛主动提高到了三七。

而且他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他想求一个机会。胡猛一直都明白,谁才是诸余真正的掌控者。

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平安街不大,尽管步速缓慢,但胡猛还是很快的走到了沈家门前。虎威帮众早就将沈家前后围的水泄不通。胡猛了解沈伯仁的身份,武靖五年进士,是前太子的亲信,也是因为太子暴毙受到牵连被罢官流放到诸余。

事实上,每个来到诸余定居的人,胡猛都主动去了解过。

诸余很小,小到没有人会愿意来。

“唉。”胡猛深深叹了一口气,向前挥了挥手。身边小头领柳三会意,一脚踹开了院门,正门十位帮众拔刀飞速冲进院内,留下二十人继续守在门前。

院门打开时,胡猛发现沈伯仁夫妻已经站在了院子中间等候。沈伯仁本身便是后天养气的修为,更何况虎威帮将四周团团围起来时,也没有隐瞒的意图,所以觉察不难。

看到手下帮众已将夫妻二人包围,胡猛方才走入院内,沉声说道:“沈大人,胡猛奉命送贤伉俪上路。”胡猛也未绕弯,直接说明来意。

“沈某已非官身,亦不会束手就擒。”沈伯仁拔剑出鞘,神情淡然,语气平缓的回答道。

沈伯仁心里明白,从步入官场开始近七年,自己忙于政事,武功已是不进反退。曾经的自己估计就不是眼前这位虎威帮主的对手,如今更怕是撑不住几招。但院子已是被围的水泄不通,此刻也只剩奋起反抗。

胡猛也不言语,示意手下人先不必出手,拔出腰刀,垫步直接飞冲向沈伯仁,双手合握,力劈而下,其势如猛虎,眼中已是充满决意。

沈伯仁运剑持中,真气流转只一拨便将这一刀裆下,将妻子护在身后。

“这便是沈大人的家传武学《持身剑法》吧,剑势中正严明,果真是名不虚传,也请沈大人品鉴一下在下的《盛威刀》。”胡猛一刀未果,嘴上称赞一番,手中却不敢有丝毫停留。反手转劈为挑,刀锋未至,真气却直冲沈伯仁面门,其势竟更胜刚才一筹。

接了胡猛一刀重劈,沈伯仁表面虽未有任何变化,但体内真气却已是激荡不已。勉强接下第二刀后,沈伯仁便主动抢攻,剑势厉行直指胡猛咽喉。

虽然仅交手两招,但胡猛已经明白沈伯仁的虚实,挡下正中一剑后,胡猛便不再给沈伯仁进攻的机会。盛威刀法本就是以势压人的招数,胡猛刀招连绵不绝,威势也是愈加深厚。沈伯仁只得已严正、玉洁二式不停防守。

转眼二人交手数十招,胡猛见沈伯仁真气已快消耗殆尽,又是一手重劈,引得风声阵阵,如虎啸山林,竟然将沈伯仁的佩剑折断。

胡猛见状不再进攻,转身退到院门口。沈伯仁拄残剑半跪,气力已至极限。自知死期已至,沈伯仁转头看向夫人方珉,方珉将丈夫扶起,二人相拥无言。院内十位虎威帮众齐齐上前,送夫妻二人最后一程。胡猛收刀转身出院,也不去看这最后一刻。

“看着院里的兄弟投案,记住安家费一定要给足。”胡猛对着柳三吩咐完,便带着其他帮众一同赶往城中心的战场,这场戏总得好好演完。

胡猛不知道自己是会得到那个人承诺的一切,还是会成为弃子,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武靖十二年九月廿八,被罢黜的前太子侍读巡城御史沈伯仁与其妻子方珉,因卷入诸余当地的帮派争斗不幸身亡,案犯十人于次月问斩。

深夜,一名灰袍人神色疲惫的来到沈家,院中沈伯仁夫妻的尸体已被官府抬走安葬。灰袍人进入屋内卧室,打开屋角第三块地砖,开启了密室,抱走了一名熟睡的婴儿。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