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气》小说简介_浩然气小说情节介绍

浩然气简介

《浩然气》是江渚樵夫首发的奇幻玄幻, 江渚樵夫的小说浩然气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桃李春风,有人剑挑葫芦走入这人间

作 者:江渚樵夫

更新时间:2022/07/01 22:17

最新章节:第一章 桃花巷有狐少年

浩然气小说内容预览

沧水镇,午后,闲来无事爱嚼舌根的妇人聚到陈姓祠堂外的槐树下闲聊,有妇人说起那个十几年前来到桃花巷,身姿丰腴、面若玉盘的妇人,大伙顿时来了兴头。

一个肥胖的妇人道:“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妇人,也不知被那位情夫弄大了肚子,瞒着夫家偷偷跑来这小镇产子,只是苦了那小贱种被遗弃在这镇上孤苦无依。”

另一个爱搬弄是非的妇人小声道,“狗剩他娘,这话可不好让人听去,镇守大人这些年可是对那贱种多有照料,小心被他听着了治你的罪!”

肥胖的妇人声音小了下来:“那贱种说不得就是镇守大人的种呢!我曾好几次见他在天黑的时候悄悄入了那女人的门,半天才出来,指不定在干那等龌龊事,要不然为何那女人走后,镇守大人为何要对那孩子如此好,每月送米又送钱的……”

妇人们正说着,青石铺就的道路上有一抱狐少年迎面走来。

肥胖妇人眼尖瞧着,住口了。

待少年不做声远去,那肥胖妇人又尖酸刻薄道:“真是有娘生没娘教的贱种,见着年长的也不会打招呼问好!”

桃花巷口,少年怀里的狐狸口吐人言,“臭十一,我可是听着那帮妇人在说你是有娘生没娘教的贱种,为何不让我把她们全冻成冰雕!”

肤色白净,样貌无奇的少年轻抚狐狸,冷笑一声:“我可不就是个见不得光的贱种!”

推开院门,怀里的狐狸就迫不及待跳下地,动作轻盈,连一丝尘埃也未荡起,落地后,化作雪白影子窜了出去,没多久,院子角落一阵鸡飞狗跳。

不喜送来的两字,改名十一的少年摇了摇头,入了里屋。

走在桃花巷的陈馔看着这条青石巷道不无感慨,这些年走的最多就是这路了,他甚至能说出从镇守府到那户人家一共有多少步,看着身旁背着米袋的少年,他停下道:“阿观,今日在学堂,有没有人欺负承恩?”

少年嗤笑一声:“李承恩鬼精鬼精的,谁能欺负的了他,我说爹,你对他那么好,李承恩该不会真是我弟弟吧!”

陈馔闻言,面色变的十分难看,他扬起手掌,狠狠扇了自家儿子一耳光。

看着粗麻袋倒在一旁,洒了一地的白米,瘫在地,嘴角流血的儿子,他厉声道:“这话是那个短命鬼告诉你的……”

陈观吐了口血水,扶着墙角,道:“沧水镇有谁不知道?爹为何装聋作哑,要是李承恩真是爹的骨肉,大不了接回家里去,娘也不是小气的人,何苦让人看笑话。”

陈馔面色酱紫,手颤抖着指了半天,真恨不得一掌毙了他,都说龙生龙,凤生凤,他陈馔的儿子怎么蠢如猪狗,也怪他这些年充耳不闻,让那些说东道西的妇道人家无所顾忌。

陈馔叹了口气,良久才道:“爹知道你这些年让同窗说了不少闲话,心里委屈,但有些话绝对不能从你口里说出,李承恩,你只能交好,万不可交恶!”说完将倒在地的米袋收拢,扛在肩上,往深处走去,身影有点落寞。

沧水镇有学堂毗邻湖泊,这日,学堂的先生又在湖中的亭台饮酒。

有一小书童劝道:“老爷,须弥戒中的仙酿都快搬空了,少喝些吧。”

被贬到此的失意人,手执玉壶,仰头接住一泓清酒,醉眼惺忪,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够倒霉的了,还不许老爷我借酒浇愁嘛?”

落魄读书人醉卧在倚栏处,腰垂有一玉牌,浮雕一剑,玉质的瑕疵天成,如细雨,剑在细中沉浮,意境颇美。

小书童苦着脸,“此方天地不利修行,也不知大老爷何时招你回去。”

落魄读书人手一松,玉壶落在地上,当的一声,碎了一地,他惨然一笑,“老死此间也好,当初就该死在两界山,也不会让那等破事污了眼。”

小书童鼓着嘴角,嘟囔道:“老爷就是嘴太碎,平白惹来祸端,要我说,大老爷都不管的事,你何苦去评论。”

落魄读书人两眼一瞪,面红耳赤,“难道要我眼看着圣人绝学被肆意篡改而不发一言?”

小书童见老爷生气了,低声道:“可是大老爷也没开口啊!”

对自己的先生他不敢不敬,他转过头去,看着一湖绿水,郁闷道:“也不知先生是如何想的,都说圣人的思虑如潭水幽深,我看先生的心才是最难揣测。”

小书童走上前去,弯腰把地上的碎瓷小心拾起,然后道:“大老爷是如何想的,全天下的人都猜不透,但是老爷如何想的呢!”

“你想说什么?”

小书童抬起头,说出他今早就不得其解的问题,“老爷为何要将浩然气篇交给李承恩?”

“我说看那小子顺眼,你信吗?”

小书童自然不信,他担忧道:“浩然气是大老爷一脉的,要是让大老爷知道了老爷私自传授,回去可少不得挨骂。”

姓白,字浩也的失意人,轻笑一声,没有回答,闭上眼,没一会儿,便鼾声如雷。

桃花巷某处院子,李十一看着正忙着把米搬进屋的陈馔,也不招呼,从布缝的书袋中拿出一本泛黄的古书就坐在堂前翻阅起来。

他的身后挂着一副画,画中一只斑斓吊睛大虫在古松下匍匐身躯,伏爪目视前方,空白处提有一行字‘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弥耳俯伏’

陈馔把米搬进后厨,出来后瞧见了画里新添的笔墨,恭维道:“公子笔力越见深厚了,前些年公子的字帖送到那处,来人说贵人见了有些不太高兴,过些时间,我再找些公子新近的字稿送去,定能让贵人满意。”

不太高兴?李十一自然知道原因,早年间他的笔锋如出匣的利剑,锋芒毕露,现在他的字像被磨去了棱角,越发圆润,这才符合那位心理……

李十一睨了一眼还在留在原地不走的中年人,笑道:“陈叔吃饭没,要不留下一起吃个便饭?”

陈馔急忙拱手道:“不敢,在下这就告退。”说完如避蛇蝎搬,落荒而逃。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